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文章 » 疾病診治 » » 正文

國內外豬場非洲豬瘟的臨床表現(內含高清圖)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10-18  來源:中國獸藥114網  瀏覽次數:96
核心提示:圖一:波蘭AFS爆發時發現的嚴重病變,包括脾組織嚴重擴大(脾腫大),以及充血性腎臟并出現多發性和局灶性點狀出血。圖片由Pawel Karbowiak博士提供 最近非洲豬瘟這一疾病的病程如何?其并不總是遵循教科書式的發展......具有現場經驗的全球養豬專家可以回答這些問題及許多其他問題。 非洲豬瘟(ASF)的臨床暴發并不總是遵循教科書式的進展,教科書中提到ASF的主要臨床表現是猝死。事實上,該病毒的傳染性比豬場中許多其他病毒的小,因此,該病在豬場傳播所需的時間為幾天到幾周不等。在豬群水平上,這種

中國養豬網圖一:波蘭AFS爆發時發現的嚴重病變,包括脾組織嚴重擴大(脾腫大),以及充血性腎臟并出現多發性和局灶性點狀出血。圖片由Pawel Karbowiak博士提供 最近非洲豬瘟這一疾病的病程如何?其并不總是遵循教科書式的發展......具有現場經驗的全球養豬專家可以回答這些問題及許多其他問題。 非洲豬瘟(ASF)的臨床暴發并不總是遵循教科書式的進展,教科書中提到ASF的主要臨床表現是猝死。事實上,該病毒的傳染性比豬場中許多其他病毒的小,因此,該病在豬場傳播所需的時間為幾天到幾周不等。在豬群水平上,這種臨床癥狀的可變性可能會延遲現場診斷的準確性。表1總結了不同ASF類型的主要臨床癥狀。如你所見,每種類型的臨床癥狀都是高度可變的。決定疾病癥狀的因素包括病毒毒力、接觸途徑、感染劑量、其他病原體的存在或該地區流行狀況。但是,目前該病的進程如何?疫情是如何出現的?最常見的臨床癥狀是什么?我們就該問題采訪了俄羅斯、波羅的海國家、波蘭和中國的養豬專家,以便從他們在該領域的經驗中學習。中國養豬網表1.不同類型的ASF的主要臨床癥狀和尸檢結果(Sanchez-Vizcaino等人,2015) 4名養豬專家中有3名親身經歷了ASF爆發,而另一名專家是ASF診斷專家。俄羅斯ASF研究和診斷參考中心的主任Kolbasov博士從俄羅斯境內新發病地區的所有新病例中檢查出了陽性樣本。在實驗室層面,他對所有新菌株進行測序并進行生物測定。已證實,他收到的所有樣本均來自出現最急性/急性ASF的典型臨床癥狀的感染豬。已經確定俄羅斯境內商品豬場存在ASF爆發。然而他更關注散養戶,因其養殖規模小,很難確定初始爆發。故一個新區域的首個病例很容易被忽略。如果一個散養戶有2頭豬,其中一頭突然死亡,就不太可能會采集樣本送檢診斷,可能錯過首發病例。他之所以擔心這種情況,是因為延遲的首發病例報告將使整個地區面臨巨大的風險。 2018年冬末,Karbowiak博士在波蘭的一個存欄700頭的育成豬場診斷出ASF爆發,這也是他第一次診斷出ASF爆發。該豬場打電話給他,因一個飼養350頭豬(80公斤)的豬欄中,豬表現出精神萎靡,且有一些豬出現高燒的跡象。前一晚發現兩頭豬死亡,當天早上又有兩頭豬死亡。豬場主提到,在疫情爆發前10天,將一輛車開入豬欄更換墊料。Karbowiak博士的鑒別診斷包括急性丹毒、急性胸膜肺炎放線桿菌或急性甲型豬流感病毒爆發。然而,在尸檢過程中,他觀察到受感染動物脾臟增大,且腎臟上出現點狀出血,他決定打電話給官方獸醫以排除可能的ASF爆發(圖1)。中國養豬網圖二:波蘭AFS爆發時發現的嚴重病變,包括脾組織嚴重擴大(脾腫大),以及充血性腎臟并出現多發性和局灶性點狀出血。圖片由Pawel Karbowiak博士提供 Corns先生在中國和俄羅斯經歷了ASF的爆發。參考Gustavo Lopez博士去年李曼大會上的演講以及他在俄羅斯的經歷,ASF爆發始于一個擴繁豬場的育成位點,然后傳播到后備母豬適應施設(GDU)。豬出現輕微的出血性腹瀉,體溫升高,食欲不振。抗生素治療無效,從爆發后第10-14天,新感染的豬開始在耳尖(即藍耳)出現出血性損傷。尸檢結果包括脾臟腫大和淋巴結出血。臨床癥狀,加上抗生素治療無效,最終進行了ASF的調查和診斷。 Cepulis博士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豬獸醫,居住在立陶宛,在波羅的海地區開展業務。他特別關注2017年夏季立陶宛爆發的最嚴重的疫情。一個存欄3000頭商品豬場的生長豬死亡率突然增加。當母豬開始突然死亡時,豬場提交樣本進行ASF檢測,并確診為ASF。Cepulis博士分享了一個有趣的現象:以他的經驗,能夠造成母豬死亡的病原體往往都有3個字母:APP,CSF,最近ASF!通過他對波羅的海國家的疫情觀察表明,除了突然死亡和發燒,該地區的感染豬往往未表現出特定的臨床癥狀。 但該病在豬場內傳播的速度有多快?這幾位專家觀察到該病以不同的速度在商品豬場傳播。Lopez’博士認為俄羅斯爆發的ASF為亞急性,Corns 贊同這一觀點。在俄羅斯,ASF在豬場的傳播相對緩慢。第3天的死亡率為3%,到第10天死亡率超過7%。而在中國,疫情似乎更為嚴重,死亡率上升更快。但Cepulis博士也把這次爆發歸為亞急性。根據他的經驗,這次疫情傳播緩慢,死亡率上升不明顯,在大規模豬場,除進行尸檢外,很難觀察到ASF的臨床癥狀。他建議一旦發現出血癥狀就應立即采集樣本送檢。Karbowiak博士經歷了急性ASF。他很清楚地記得豬場死亡率是如何隨著時間而增加的。當他到達豬場前一晚,有2頭豬死亡。官方獸醫在他打電話一小時后到達現場,接下來的5個小時內,共有5頭豬死亡,平均每小時1頭豬。他不會輕易忘記這個數字。官方獸醫認為最有可能通過稻草傳播(圖2)。他們認為,大量的聚合酶鏈反應陽性樣本表明該豬群同時接觸病原體,這與接觸受污染的稻草的時間是一致的。有些動物的酶聯免疫吸附試驗滴度已經很低。中國養豬網圖三.波蘭豬場的一次爆發中,被污染的稻草被認為是最可能的ASF傳播途徑。 Cepulis博士提到了ASF在野豬中的不同流行病學情況,ASF在野豬中的表現形式似乎正在改變。最近對野豬的活體研究表明,野豬體內存在ASF病毒抗體。在野豬中,ASF似乎正在轉變為亞急性或慢性的形式。在患病康復后,這些野豬將成為攜帶者和排毒者。這對于野豬數量眾多的歐洲國家實施ASF控制和根除措施至關重要。

 
 
[ 文章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推薦圖文
推薦文章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版權隱私 | 付款方式 | 免責申明 | 聯系方式 | 關于我們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 | 豫ICP備18020244號
 
篮球偷分原理